WWW.HOLD168.COM

基本解释

 

  少子化 -简介

  少子化是指生育率下降,造成幼年人口逐渐减少的现象。少子化代表着未来人口可能逐渐变少,对于社会结构、经济发展等各方面都会产生重大影响。如果新一代增加的速度远低于上一代自然死亡的速度,更会造成人口不足,所以少子化是许多国家(特别是发达国家)非常关心的问题。

  语源

  “少子化”原为日制汉语,由于日本是世界上经济发展快速的国家之一,国家开发程度较高,社会转型进入工商业的现象不仅明显而广泛,已婚家庭与生育面对紧张的工作环境时,常错过生育的机会,并减退育儿的动机,也因此较早面临少子化的问题,相关研究亦较为深广,故后来逐渐遇到相同问题的中国大陆、台湾等汉字通行区,便直接引入此外来语作为指称。

  日本近来流行“少子化”一词,即“婴儿出生减少,无法保持现有的人口数量”之意。近年来,“少子化”现象已经成为21世纪的社会病,困扰着日本政府和社会各阶层。

  日本少子化的历史可以推溯到1970年代中后期,正好也是日本经济发展达到颠峰的时候。原当已婚的社会青年必须进入职场,过度竞争且过劳的工作环境,加上都市化社会的疏离与忙碌,城市物价偏高,养育成本暴增,可说对后进的社会青年与已婚夫妇产生骨牌效应。育儿不再受人欢迎,反而被认为是经济的负担,以及退出职场发展的表征。

  原因

  依社会发展经验,少子化是高度开发国家才会面临到的问题,而且来自心理及社会层面的影响远大于生理层面。

  少子化的原因主要有:

  1、透支未来的经济政策

  2、就业机会外移

  3、晚婚及不婚率增加

  4、节育观念普及(家庭计划)

  5、贫富差距扩大、经济成长趋缓、高失业率,因此育儿成本昂贵(特别是物价及房价上扬);造成更多人因为生活压力导致生育意愿低落或不孕

  6、人生规划以生活品质(如习惯单身生活)、人生目标与理念(如争取奥运金牌)与享乐(如旅游)优先,育儿观念着重于教育品质(如升学主义、精英教养观念)

  7、两性关系无法顺利建立与维持、性开放(如交不到固定可谈及婚嫁的男女朋友,或不愿意与性关系曾经混乱者结婚(但这种人的比例大增),自然也就没有婚配对象)

  8、对社会体制的不信任与藐视(如个人对于社会、家族施加于不婚当事人压力的反抗)

  9、对民俗迷信的恐惧(这个原因在年轻世代的影响非常薄弱,但亦有之)

  10、媒体负面消息的影响(如虐童、携子女自杀)

  11、痛苦的成长经验:如升学压力、校园霸凌、受到教师不当处罚及虐待的经验

  13、大众观念错误,低估少子化带来的伤害;期待外劳、移民及科技能解决问题,但实际上这三个都无法解决少子化带来的问题

  14、舆论及政经当权者拒绝承认年轻人受到压榨

  一些国家的人口控制虽然也能在一段时间内减少幼年人口,但近期内仍和高度开发国家自然发生的少子化有本质上的不同,如果在短期内解除管制,便可能恢复原先的生育速度。有远见的规划应为鼓励合理生育(让总和生育率接近2),而非单纯减少生育率;如中国大陆的一胎化,如果长期强制干预并且对学生进行一胎化教育,势必会使少子化提前到来,中国会面临“未富先老”的困境。

  影响

  一、负面影响

  少子化意味未来人口的减少;许多社会的运作都依赖人方可推行,人口的减少将使各行业在营运上面临淘汰或转型。少子化的发生将会造成的影响,就短期而显著的行业有:

  1、教育,如公私立国小,国中,高中,大专院校,也会间接影响到补习班

  2、育婴产业,如婴幼儿用品供应商,玩具业

  3、出版业,以童书和儿童读物的所受冲击较重

  4、(乳)酪农业,虽会面临幼童市场的衰退,但仍可转型入成人市场

  5、妇幼医疗业,如小儿科,妇产科

  教育界受少子化严重而衍生的现象有:并班、减班、并校、废校、超额教师、无教职师资(俗称流浪教师)、代课普遍化、小班制盛行、亲师关系紧绷、教师兼行政等。但还有一个潜在危机,就是因为师资频繁调动,引发师生关系疏离、教学品质下降。毕竟教师意识到自己的前途不稳,教学就难以付出热忱。学生也会因为关系的断裂,课程的衔接适应问题,导致学习效率降低。

  育婴与玩具产业势必得转型,例如兼营游戏软件业、一般成衣批发、一般家具销售、事务性文具经销、广龄性娱乐商品等。婴幼儿用品实为专一的产业,如不能即时开辟新的行销领域,衰退的速度可能是最快的,尽管少子化前中期可以赚取爱子女心切家长的利基。

  少子化对出版业的冲击程度不甚大,因为转型容易,可改销售更合乎大众胃口的书籍。但以编辑国中小教科书、测验卷、参考书、童书的出版社受到的损伤最大,时间延长后,对编辑青少年刊物的出版商也会产生影响。

  少子化对乳(酪)农业的冲击是最微小的,奶粉、乳酪的需要几乎是不间断的,即使没有儿童消费,许多人对牛奶的需要也甚为普及。流行的食品如面包、披萨(义式面饼)、西点都少不了牛乳制品,成人配方的机能性奶粉也十分符合大众对营养的需要,除非人口严重负成长,否则不会有太大影响。

  小儿科与妇产科无疑是少子化风潮下的苦主输家。出生率下降,孕妇少了,接生生意也就流失了利基;小儿科因为没有孩童看诊,经营危机会迅速浮现。目前在台湾,妇产科必须转型成整型外科、泌尿科,甚至验尸法医,小儿科也必须转型成家庭医学科才能生存。

  少子化造成中期影响会扩及工商服务与军人公务界。但影响未必反映在人数,而是素质;由于过少的新进人口,单位在人才甄选上必须“照单全收”,同额录取或从缺的可能性变大,素质也会因为参照母数偏低而渐降。若反映在国家考试,将无法选出堪用的公务人员、行政警察与专业技师。

  少子化的另一个中期影响将反映在政治决策上。由于民主社会是以选民为单位,选民老化,青年选票遽降,主张老人福利的候选人自然容易胜出。当中高龄福利政策的支出大增,就会排挤到儿童、少年、婴幼儿的福利支出,使青年选民更不想生小孩,因为年轻人不想在没有政府后盾的情境下生育。在税收有限的国家,不但会发生世代性的恶质循环,还会引爆政府财务危机,这是为了照顾老人“寅吃卯粮”的结果。若老年人个人财务状况不佳,医疗开销大却又没有后代,老人一过世就会出现呆帐,将连带拖垮医疗财政。

  少子化的副作用是高龄化,这种高龄化由于造成老人照护对社会成本的支出太大,将造成严重的伦理危机,例如独居老人死亡、弃养潮、非法执行安乐死等。可奉养老人的年轻人不但愈来愈少,这些年轻人的个人主义思想也愈来愈强烈,对传统孝道将采取忽视的态度,是故,更多失能失依老人得面对年轻人不愿承担奉养义务,得在病痛与孤独中走向人生终点。另外,现代人对死亡的观念大改,倾向“尊严死亡”,在敢于寻求以死亡解决人生痛苦的思潮下,安乐死合法化迟早会成为事实,但在安乐死没有合法化之前,非法执行安乐死,不论是医师主观意识还是家属暗中授意,将会逐渐使老人的生命失去法理与道义的保障。不过,以台湾目前民情来说,安乐死暂时不会成为处理高龄化的“解药”。

  中期少子化对教育是一场残酷的考验,特别是国民教育。国民教育是以6岁足龄学童开始,少了人就无以维系,也不是移民可以替代的,因此必定会爆发国小废校潮。台南县总爷国小、台北县渔光国小都是少子化进入前中期的牺牲者,即使开发大量特色,也得面对现实,甚至不排除产生“流浪校长”。在废校的压力下,被诟病甚久的能力分班将会在家长的压力下死灰复燃,导致公私立学校之间的生源之争,而且使极端偏重智育的教育更为扭曲。再则,废校对于偏远乡镇的村里来说,无疑是灭顶之灾,当地的社会关系之维持都仰赖学校的空间与人气,失去了学校的支援,有小孩的父母势必只能将家庭迁徙到城市,社区只剩下老人,便会濒临瓦解。长期来说,所有劳动力都会因为人口减少而有程度不等的减退,尤其以人力需求强的工作受到劳力不足的影响最大。

  二、正面影响

  少子化并非一无是处,只是基于社会的唯发展主义的论述,少子化的缺点被严重夸大。大致来说,少子化的正面意义有:

  1、环境负担降低:由于现代人的生活过度依赖科技,造成了污染与环境的损害;人口减少将使消耗减少,污染的制造降低,自然保育地将有可能恢复释出。

  2、粮食紧张解除:过剩的人口将消费过多的粮食,势必得与大自然争夺所剩不多的可耕土地,以确保粮食安全。少子化则可以舒缓这种紧张情势,不需要生产超出环境负担的农林渔牧产物,便能养活人群,也就不需要因为饮食而造成环境的伤害。

  3、社会冲突减少:当都市的人口过多,人与人之间的紧张、摩擦、伦理问题会成为十分尖锐的社会问题,而且资源分食与教育失衡的结果,失业、凶杀、掠夺、性犯罪会层出不穷,将严重侵蚀社会的稳定。少子化将能有解决未来人类的社会性问题。

  4、资源分配充裕:减少了人口的分食效应,资源便能平均给所有人享用,不论是教育、就业机会、实体资源,都能更为以优质的型态普及于大众,降低阶级落差。

  5、房地价格合理化:需求与投机过度的房地产价格,源自于人口过剩,过多的人口都有居住的需求,房地价格便会畸形地暴涨,引发社会动荡。少子化长期来看,使房地需求减少,对于想居住于自有屋的人而言,便不用背负沉重的房屋贷款,就能实现居住于自有屋的理想。

  6、教育趋向优质:少子化使学生少,教师的责任就相对加重,必须将每个学生的程度都能提升,也更需要努力地提升教育水平。旧有的低成本照本宣科与纸笔测验,将不符合时代需要,应当设计更活泼、符合全人发展的课程,才能启发学生。

  7、减少未来老人照护成本:少子化意味未来50~70年后,未来的老人已经不需要投入天文数字的资源来照护,可以将更多的设备与资源、金钱,改善其他方面的医疗技术。

  中国

  在中国,有关人口问题的新闻报道中,常常可以看到“老龄化”这个词,相比之下,“少子化”这个词较少出现,甚至,有关计划生育的新闻仍在强调“要继续稳定低生育水平”。然而,从最近公布的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中可以看出,少子化问题比老龄化问题更加严重。

  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全国人口中,0-14岁人口占16.60%;60岁及以上人口占13.26%,其中65岁及以上人口占8.87%,同2000年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相比,0-14岁人口的比重下降6.29个百分点,60岁及以上人口的比重上升2.93个百分点,65岁及以上人口的比重上升1.91个百分点。

相关推荐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