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HOLD168.COM

基本解释

   世界记忆工程是在1992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起的。它的目的是实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宪章中规定的保护和保管世界文化遗产的任务, 促进文化遗产利用的民主化,提高人们对文献遗产的重要性和保管的必要性的认识。世界记忆工程是世界遗产目录项目的延续。世界记忆工程关注的是文献遗产,具体讲就是手稿、图书馆和档案馆保存的任何介质的珍贵文件,以及口述历史的记录等。

详细解释

   简介

  世界的记忆可以说是全世界各族人民共同的记忆,它对保护各民族的文化特性,对塑造本民族的未来有重要的作用。档案文献遗产应该说是世界记忆的主要部分,但也是最容易遭到破坏的部分。由于自然和人为的原因,相当一部分世界文献遗产已经遭到破坏或消失。保护这一部分独一无二的文献遗产所需的工作量非常大,需要实施一项长期的保护计划,需要大家的共同努力,并利用最新的技术。这项工作也需要有一个机构来出面承担。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肩负着发展文化和保护世界文化遗产的重任。它意识到应采取紧急行动以确保世界文献记忆不再受到破坏,因此,在1992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起了世界记忆工程。它的目的是实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宪章中规定的保护和保管世界文化遗产的任务, 促进文化遗产利用的民主化,提高人们对文献遗产的重要性和保管的必要性的认识。从概念上讲,世界记忆工程是世界遗产目录项目的延续。世界遗产项目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于1972年发起的,比世界记忆工程早20年。它关注的是自然和人工环境中具有突出意义和普遍价值的文化和自然遗产,如具有历史、美学、考古、科学或人类学研究价值的建筑物或遗址。而世界记忆工程关注的则是文献遗产,具体讲就是手稿、图书馆和档案馆保存的任何介质的珍贵文件,以及口述历史的记录等。

  世界记忆工程通过鼓励建立地区级和国家级委员会来开展活动。迄今为止,全世界已有32个国家建立了世界记忆工程国家委员会。中国世界记忆工程国家委员会是1995年成立的,参加单位有联合国教科文中国全国委员会(全委会)、国家档案局、国家图书馆和国家信息情报研究所。国家档案局副局长、中央档案馆副馆长郭树银担任中国世界记忆工程全国委员会的主席。

  目标

  世界记忆工程(Memory of the World (MOW) )[2]有四个目标,它们不仅同等重要,而且互为补充:

  1.保护:采用最适当的手段保护具有世界意义的文献遗产,并鼓励对具有国家和地区意义的文献遗产的保护;

  2.利用:使文献遗产得到最大限度的,不受歧视的平等;

  利用;(这里强调的是利用的民主化,即只要是根据本国档案法可以开放的档案文献,就应该对任何人的利用要求一视同仁,包括外国公民。同时,世界记忆工程强调保护和利用的同等重要性。它们就好比是一枚硬币的两面,保护的目的是提供利用,而利用则是争取政府和社会的支持和获取资助的最有效的手段);

  3.产品的销售:开发以文化遗产为基础的各种产品并广泛推销;(赢利所得的资金也用于文献遗产的保护);

  4.认识:提高世界各国对其文献遗产、特别是对具有世界意义的文献遗产的认识。

  管理结构

  世界记忆工程建立了以下三级管理结构:

  1.国际咨询委员会;

  2.世界记忆工程地区委员会和全国委员会;

  3.秘书处。

  国际咨询委员会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常设机构,它有10-15名委员和一定数量的观察员。委员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任命,他们以个人身份参加委员会的工作。中国的委员是香港历史档案处的处长朱福强。

  国际咨询委员会负责监督整个计划,指导计划的规划与实施,并就该计划的任何方面的问题向教科文组织总干事提出建议。它的主要任务是:

  ● 评价并选择进入《世界记忆名录》的文献遗产;

  ● 向建议的项目划拨资金;

  ● 批准选为世界记忆工程的非教科文组织资助的项目;

  ● 筹集资金;

  ● 从《世界记忆名录》中除名;

  修订《保护文献遗产的总方针》

  世界记忆工程通过鼓励建立地区级和国家级委员会来开展活动。迄今为止,全世界已有32个国家建立了世界记忆工程国家委员会。中国世界记忆工程国家委员会是1995年成立的,参加单位有联合国教科文中国全国委员会(全委会)、国家档案局、国家图书馆和国家信息情报研究所。国家档案局副局长、中央档案馆副馆长郭树银担任中国世界记忆工程全国委员会的主席。

  世界记忆名录

  《世界记忆名录》收编的是符合世界意义入选标准的文献遗产,是世界记忆工程的主要名录。这份名录由秘书处保管,通过联机方式在因特网上公布。

  目前,已分别有43个国家的47项文献遗产入选《世界记忆名录》。中国入选两项:传统音乐录音档案(音乐研究院)和清朝内阁秘本档(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相对于咱们国家悠久的历史,数量庞大的档案文献资料,这个数字是不相称的。

  除《世界记忆名录》以外,世界记忆工程还鼓励建立地区和国家名录。这两个名录主要收集具有地区和国家意义的文献遗产。地区和国家名录并非在重要性上次于世界记忆名录,而是保护地区和国家文献遗产的手段,因为并不是所有文献遗产都具有世界意义。《中国档案文献遗产名录》就是中国的国家级名录。

  申报意义

  对文献遗产来说,将其列入《世界记忆名录》会大大提高其地位。名录的申报工作是提高各国政府、非政府组织、基金会和广大人民群众对其遗产的重大意义的认识的重要工具,并且有助于从政府和捐助者那里获得资助。

  世界记忆工程建立了一个世界记忆基金。各国的全国委员会、各国政府、非政府组织、国际咨询委员会等都可以提名接受世界记忆基金资助的文献遗产。资助只能用于保护和使用列入《世界记忆名录》的文献遗产,但也有极少量的资金可用于为建议列入《世界记忆名录》的文献遗产制定管理计划。

  被列入《世界记忆名录》的档案可以使用世界记忆工程的标志。这个标志可用于各种宣传品,包括招贴画和旅游介绍等。它将大大提高该文献遗产的知名度,以及收藏这份档案的档案馆的知名度。

  如何申报

  我们将在《中国档案文献遗产名录》中选择出符合世界意义选择标准的档案向国际咨询委员会提出申报申请。

  三个数据库

  世界记忆工程建立了3个数据库,它们是:

  1.失去的记忆:20世纪100多个国家的档案馆和图书馆由于灾害而损失的无法替代的档案文献。如在两次世界大战中被毁或严重受损的成千上万个档案馆和图书馆;在一些国家发生的大规模销毁档案的事件。

  2.濒危的记忆

  3.目前的活动:该数据库列出了当前世界各地图书馆正在进行的重大的图书保护活动。

  通过世界记忆工程的网址,我们可以看到该项目的大量信息,不仅可以了解世界记忆工程目前开展的各项活动,还可以链接各国与世界记忆工程有关的网址。

  试点项目

  目前,世界记忆工程开展了许多试点项目。通过这个项目,我们可以用新的方法和思路来解决文献遗产的保管和利用问题,可以以伙伴方式开展地区间的合作,来利用某些特殊项目的基金。

  ● 非洲明信片:一张包含大约3000张1890-1930年间西非经济共同体国家明信片的光盘。这些非常珍贵的明信片总共有大约5万张,它们反映了西非国家的殖民历史。事实上,这些明信片都分散保存在许多国家,主要是欧洲各国。只有通过制作光盘才能把它们“集中”在一起,进行整理并提供利用。

  ● 萨那手稿:这些手稿是在也门萨那的大清真寺被发现的。1972年,一场大雨造成了萨那清真寺的部分坍塌。在修复房顶时,工作人员意外地发现了已被隐藏了几个世纪的手稿。这些手稿都是羊皮纸和一般纸的碎片,主要是“古兰经”节选。这些手稿对研究当地早期的语言、宗教等都有重要参考价值。这个项目的目的是培训当地的修复人员和缩微照相人员,帮助他们妥善地保存这些古老的手稿。该项目出版了展示“古兰经”碎片的光盘,并附有阿拉伯文、英文和法文的说明。除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也门政府以外,埃及、德国和美国的部分组织也参加了这个项目。

  ● 埃及明信片:这个光盘是埃及文物部门、巴黎卢浮宫和埃及常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代表团合作出版的。这些明信片反映了20世纪埃及的建筑和文化和风土人情等。

  ● 奴隶贸易档案项目:该项目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起的,目的是研究奴隶贸易问题给当事国的经济和政治产生的影响。目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国际档案理事会正在进行可行性研究,将制定一个战略计划,以便更好地保存关于奴隶贸易的档案资料,并通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网站和其他指定的网站向研究人员提供利用。

  ● 棕榈叶手稿:这是一个由南亚和东南亚国家共同参加的项目,目的是妥善保管和数字化大约10万张棕榈叶手稿。在过去几个世纪,棕榈叶一直是这些国家传统的书写工具。

  亚太地区委员会

  1997年12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地区分部和中国国家档案局在中国厦门市联合召开了亚太地区第一次专家会议,参加会议的除中国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代表以外,还有来自马来西亚、巴基斯坦、菲律宾和韩国的代表共13人。代表们认为,虽然这项工作对发展中国家非常重要,但亚太地区对世界记忆工程了解很少,还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许多国家还没有建立世界记忆工程国家委员会。考虑到这个现状,会议建议成立世界记忆工程亚太地区委员会,以加强宣传工作,促进世界记忆工程在本地区的开展。

  1998年11月,世界记忆工程亚太地区委员会成立大会在北京召开。会议选举马来西亚国家档案馆馆长为委员会主席,又选举了三位副主席,分别代表东亚、南亚和太平洋地区。中国国家档案局副局长、中央档案馆副馆长郭树银是代表东亚的副主席。委员会的秘书长是香港历史档案处处长朱福强,秘书处设在马来西亚国家档案馆。

  亚太地区委员会考虑到本地区有大量文件处于破损状态,库房不足和保护条件差等问题比较突出,建议采取地区间合作,共同解决破损档案的抢救问题,主要包括:

  ● 棕榈叶手稿(印度、斯里兰卡、尼泊尔、老挝、不丹、泰国)

  ● 印刷史(中国、日本、韩国);

  ● 分散在本地区需要抢救的重要胶片;

  ● 本地区的口述史文件,包括民间药方等;

  ● 自由运动文件(巴基斯坦、印度、孟加拉、英国);

  ● 亚太地区电影史。

  中国项目

  在《世界记忆名录》中,我国的五项是: □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收藏的中国50多个民族的传统音乐与民间音乐录音档案,长达7000小时。其中包括家喻户晓的民间艺人阿炳创作的传世名曲。(1997年)□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馆藏的《清代内阁秘本档》中有关17世纪中叶西洋传教士在华活动的24件满文档案文献。(1999年)□云南省丽江纳西族《东巴经》手稿 《东巴经》是纳西族东巴教祭司使用的宗教典籍,世代传承下来的尚存2万余卷。分别收藏于我国的丽江、昆明、北京、南京、台湾和美国、德国、西班牙等十多个国家。东巴经的内容涉及历史、哲学、社会、宗教、语言文字,以及音乐、美术、舞蹈等许多传统学科,被国内外学术界誉为“古代纳西族的百科全书”。《东巴经》由东巴文字写成。东巴文字有2000多个字符,其源甚古,被称为“唯一活着的象形文字”。(2003年)□中国清朝金榜 殿试揭晓的榜式称为“金榜”。金榜用黄纸墨书考中进士人的名次、姓名、籍贯,以皇帝诏令的形式下达。在清代,文科大金榜张挂于京城东长安门,武科大金榜张挂于京城西长安门,三天后收回宫中。清朝金榜现存有200多份,涵盖了从康熙6年到光绪29年230多年间科举考试的殿试成绩榜。(2005年)□中国清朝“样式雷”建筑档案 “样式雷”为中国清代宫廷建筑匠师家族。始祖雷发达(1619~1693),原籍江西。清初,雷发达应募到北京供役内廷,康熙初年参与修建宫殿,被“敕封”负责内廷营造工程。直至清代末年,雷氏家族有六代后人都在朝廷样式房任掌案职务,历时200余年,负责过北京故宫、北海、圆明园、颐和园、静宜园、承德避暑山庄、清东陵和西陵等重要工程设计的图样绘制、烫样制作,同行中称这个家族为“样式雷”。雷氏家族设计制作的建筑烫样独树一帜,是了解清代建筑和设计程序的重要资料。留存于世的部分烫样保管于北京故宫。(2007年)[3]

  东巴古籍

  2003年8月,中国申报的由丽江东巴文化研究院收藏的“东巴古籍文献”被批准列入《世界记忆名录》。东巴古籍以其主题、形式和风格、社会价值、完整性、稀有性,以及它所具有的世界意义,均符合世界文献遗产标准,而入选《世界记忆名录》。记写东巴古籍的文字为图画象形文字,有两千多个字符,其源甚古。从文字发展形态看是处于早期古文字,字型结构比甲骨文原始,是目前世界上惟一存活的图画象形文字。东巴古籍用纳西族东巴自制土纸做成,纸质坚韧厚重,用竹笔蘸墨写成。

  《世界记忆名录》证书——传统音乐录音档案

  传统音乐录音档案

  中国艺术研究院藏,时长达7000小时。

  清朝内阁秘本档

  1999年,清代内阁秘本档中一组24件有关清初西洋传教士在华活动的档案文献荣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记忆名录》。是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收藏的清代关于17世纪西方传教士在华活动的满文档案。

  清朝金榜

  2005年6月入选《世界记忆名录》。作为中国古代封建科举制度的标志性文献档案,这些“清朝金榜”均为清代士子通过科举考试殿试的名单。中国的科举制度始于隋朝隋炀帝大业元年(公元605年)终于清光绪31年(公元1905年),经历了1300年的历史。清代科举考试每三年一次,遇重大吉庆,加开恩科。清代的科考分童试、乡试、会试和殿试四个等级,殿试是科考的最高规格,它是由皇帝亲自出题对通过了童试、乡试、会试的贡士们进行考试。殿试的成绩榜就是"金榜"。"金榜"是黄纸墨字,书满汉两种文字,以皇帝诏令的形式下达。"金榜"分大、小两种,大金榜加盖"皇帝之宝"用于张挂,长度一般在15至20米之间,宽为0.8至0.9米之间。小金榜不用印,供皇帝御览和举行典礼时宣布名次使用。"金榜"又有文科、武科之分,在清代,文科大金榜张挂于天安门外长安横街的长安左门,武科大金榜张挂于天安门外长安横街的长安右门,三天后收回内阁保存。

相关推荐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