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HOLD168.COM

基本解释

仕途经济
 

出处:《宋史·王安石传论》,“仕途经济”应该是指在封建社会中,一个人通过一番奋斗取得功名,获得官职,得到较高的社会地位,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进而“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使其家人、亲属以及朋友也地跟着沾光,获得利益。  

仕途:做官的途径,也指官场;经济:经世济民,治理国家。做官治理国家。  

出处:

 《宋史·王安石传论》:“朱熹尝论安石文章节行高一世,而尤以道德经济为己任。”清·曹雪芹《红楼梦》第三十二回:“也该常会会这些为官作宦的,谈讲谈讲那些仕途经济,也好将来应酬事务。”

  “仕途经济”是大观园中怡红公子贾宝玉最讨厌的一个字眼。凡是劝宝公子留意“仕途经济”的话,无论是从谁的嘴里说出的,都一律被公子斥为“混帐话”。而他最爱和林妹妹说话,其原因之一也是“林妹妹就从来不说这些混帐话”。可见“仕途经济”这种东西在宝公子的价值观中是最轻的,最薄的,也许根本没有半点分量。

薛宝钗热衷于仕途经济

何谓“仕途经济”?《红楼梦》中虽然没有明说,但通过其中侧面的描述以及暗示,我们可以大致推测出一二。“仕途经济”应该是指在封建社会中,一个人通过一番奋斗取得功名,获得官职,得到较高的社会地位,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进而“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使其家人、亲属以及朋友也地跟着沾光,获得利益。

现象评论

  中国过去的文人都认定了仕途经济一条路,“经济”指的是“治理国家”,比升官发财要好听得多。现在说的“仕途经济”,指当官成了一种经济现象。“仕途经济”可能一时让人不好接受,现在是一个经济社会,也是一个经济时代,比如“执法经济”,一开始很多人不习惯,后来这个经济越发展越猛,人们都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各行各业都有各行各业的经济,农业有农业经济,林业有林业经济,仕途当然也可以叫仕途经济,恐怕这还是当今热门经济的一种,不次于办学、开药店、搞房地产。人们投奔仕途的热情,足可以说它是当今热门经济。

 

  旧时的读书人不妨唱唱高调,明明是自己想出人头地,得到一个就业的好位置。这是人之常情,人的生存手段就是经济,没有经济,人就没法生存。世界上所有的从业者,肯定想到的是利,也就是经济,所谓的冷门和热门,无非是经济利益的大小。当官也是一种谋生的手段,先把为官的高调子放下,这样我们才好说事。你如果一说到官,都是父母官,都是公仆,都代表政府,高尚得无可质疑,那就没法评说了。实际上官与其它行业的人谋生的目的没有什么不同,“千里来做官,为的是吃和穿”,这倒是最实在的,它与“治国平天下”的高调确实不可比,朴素的话,实话,也并非不能说。当官首先是为了自己就业和谋生,为了“吃和穿”或养家糊口,这是前提。在所有的行业中,官俸官禄可能比其它行业的经济势力强,所以很多人就想从事当官这一职业。仕途自古熙熙攘攘,这只能说明这是一个热门行业。官从事的行业,只能说他们的责任大一些,你不能说他们就是一个觉悟和道德极其高尚的人群。我们自古把官捧得太高,对他们期望值太大,反而容易失望。

 

  中国的文化自古以法治民,以德教民,刑不上大夫,官好像都是“神父”角色。实际上古代的官也是凡人,首先靠一种职业谋生。如果提到经济的高度,因为当官可以发财。尽管有人说“当官不许发财”,但靠当官发财大有其人。靠当官能捞到很多钱,这就成为仕途经济了。中国人自古对当官都非常热衷,汲汲于功名,功名可等于利禄,这可以说是当官的普遍的目的。功名是靠个人打拼出来的,这是仕途经济的积极拼搏,这样的拼搏利己利国利民,这是一种自然现象,不是唱高调唱出来的。

 

  从经济角度讲,现代社会的仕途不应当那么热,现代社会分配相对公平,不可能有“食万户”的官,官员也是工薪制,他们的经济现象和经济利益并不是很突出,并非发财的行业和暴富行业,不可能腰绕万贯。相比而言,其它“朝阳经济”比比皆是。既如此,人们为什么又热衷于当官呢?也许他们的经济在于隐性!从人们当官的热情来看,这个经济利益是不可低估的,一些人跻身官场,发财有术,成为巨大经济利益者。他们利用手中的权力,亦官亦商,谋取暴利。这些贪官,每抓出一个来,除查明的贪污受贿数额之外,常有很多财产不能说明来源,这个灰色经济成为一个巨大黑洞。他们把仕途变成了险途。有一个叫武保安的“七品官”,上任八个月,卖官收入多达四五百万元,真可谓“一官万利”。  

相关推荐

换一换